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 • 从井冈山再出发
为国为民做“长工”的何长工
来源:东方红红色教育培训 2019-11-07

何长工,原名何坤,湖南华容县人,1919年在北京长辛店与毛泽东相识,后到法国勤工俭学,回国后从事党的秘密工作。1927年,当将介石看到北伐胜利已成定局,于4月在上海背叛革命,紧接着长沙于5月暴发了屠杀共产党员的“马日事变”, 7月汪精卫在武汉发动七·一五事变,下令在各机关中免除共产党员的职务,全面清党反共,至此,第一次国共合作破裂。此后大批共产党员开始遭到疯狂屠杀。为了躲避敌人的追捕,何长工告别了妻儿老小来到武汉,找到了毛泽东,毛泽东根据他当年在北京长辛店做工的这一段经历给他重新取名为“长工”,意为永远做人民的“长工”,这就是他名字的由来。

1927年9月,何长工追随毛泽东回湖南参加秋收起义,并亲手设计制作了秋收起义军军旗,上面书写“中国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”,这就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上的第一面军旗。秋收起义失败后,何长工随毛泽东上井冈山。

1927年10月,为了壮大革命力量,毛泽东派何长工打听南昌起义部队的下落。因为南昌起义胜利后,部队随即向广东转移,准备会合当地革命力量,实行土地革命,然后举行新的北伐,但起义部队在广东最终遭到重大失败。为了找到这支部队,何长工冒着生命危险,拔山涉水,南下广州,历尽千辛万苦最终在广东韶关找到了南昌起义余部,为两军胜利会师穿针引线,被誉为朱毛会师的红娘。

1928年1月,何长工风尘仆仆回到湘赣边界,毛泽东又交给他一项特殊任务:上山去团结、改造王佐的部队。

何长工后来回忆说,临行前,毛泽东特别交待说:“王佐虽然有正义感,但文化低,疑心重,很担心我们吃掉他那百十杆人枪。做他的工作,困难很多,但是,我们来到这个地方,不入虎穴,焉得虎子!希望你先去做人家的‘长工’,然后再当人家的党代表,我相信你一定会成功!”

事实上,毛泽东的估计没错,一开始王佐对何长工表现了极大的戒备之心,改造工作举步维艰。但何长工没有恢心,摸着石头过河,不久,他就发现王佐是一名孝子,对自已的母亲非常孝顺,因为王佐自幼丧父,由母亲抚养大。为了不辱使命,何长工按毛泽东嘱咐的哪样从“长工”做起,从精心照顾王佐的母亲、从为王家挑水、劈柴这些点点滴滴的小事做起,以自已的行为来感化王佐的家人。常言道,精诚所至,金石为开,就是这样,何长工才逐步赢得了王佐的母亲、妻子、哥嫂等亲人的信任,最后赢得了王佐的信任,并与王家结下了深厚友谊,为红旗插上井冈山立下了汗马之劳。

据开国上将陈士榘回忆,袁文才、王佐被错杀后,何长工曾多次说过:“袁文才、王佐的死是我们党早期的失误,我们应该毫不留尾巴地把人家算作对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创建、发展和巩固有着重要作用的人,你想想,我当年代表党去谈判,他们把自己的武装交给了党,为了做工作,我对王佐的母亲发过誓,并与王佐结为兄弟,结果愧对两位结义兄弟,如果不给人家彻底恢复名誉,我死不瞑目!”这就是何长工对袁、王两位烈士被错杀的态度,非常鲜明。

1930年6月,何长工任红八军军长,奉命攻打长沙。7月,何长工部攻克长沙,锋芒直指湖南老家华容,华容县的敌人非常恐慌。就在红军欢庆胜利攻克长沙之际,华容县县长宋寿眉下令将何长工一家老小共三十余口全部抓起来,扣为人质,以此要挟他退出长沙城,面对红军官兵用生命和鲜血换来的胜利,何长工没有答应。宋寿眉便在华容县城北门的泛阳洲上,将何长工的妻子孟素亚、5岁的大儿子何光球、3岁的小儿子何光星以及其它亲人共三十余口全部杀害,鲜血染红了沱江水,为了彻底摧毁何长工的意志,敌人又把何长工亲人的尸首全部剁成了肉酱,装在一口坛子里。同志们,何长工为中国的解放事业献出了30多条生命,包括二个年幼的儿子。故乡的泛阳州、沱江水从此也成了他心中永远的痛,为此,他曾写下了“泛阳州头亲人骨,沱江水畔赤波怒”的绝句,表达了对亲人无限的思念与哀惋。

巧合的是,二十多年后,何长工担任新中国地质部副部长时,意外发现宋寿眉的儿子竟在他领导的地质部门工作,在内蒙古地矿部门。1957年“反右”斗争扩大化,有关部门认为宋的父亲血债累累,他又是出身官僚地主家庭的臭知识分子,主张将其划为“右派”,并请示何长工如何处理,何长工审阅材料后认为,他不是右派分子,不能乱划,并致电相关组织部门说:“不要搞冤怨相报”。 有些办案人员不平地说:“宋寿眉欠了你的血债,杀了你的全家,今天,我们就是要专他儿子的政。”何长工严肃地说:“不要因为他父亲杀害了我的亲人,我们就报复他、打击他,那不是共产党人的风格,也不是党的政策”,他只是一个知识分了,对新中国有用。

上世纪50年代,新中国百废待兴,地质部门也是用人之际,何长工不计前嫌,将宋寿眉的儿子从内蒙古调到北京,用其所长,从事地质科研工作,而宋的儿子,也被何长工宽广的胸怀和高风亮节深深感动,为自已父亲的所为心存愧疚,从而加倍努力,拼命工作,在地质战线上做出了成绩。

1927年上井冈山到1977年,正好50年,这年3月,何长工重上井冈山,来看望他曾经生活和战斗过的地方,老区人民得知这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就是当年的小伙子何长工时,纷纷涌过来,将他团团围住,百感交集。袁文才的妻子谢梅香见到何长工时第一句话就说:“党代表,你可回来了……”,话没有说完,眼泪就扑漱漱地掉下来,当年袁文才被错杀后,留下三个儿女,为防止迫害和捕杀,谢梅香将年仅六岁的女儿送人做童养媳,这个小女孩从此便在他乡给人做童养媳,剩下一儿一女她则带着逃入深山野岭,以野果野菜充饥,在山洞里躲了三年。整整50年过去了,如今两位老人见面,一声党代表道出了几十年的沧桑,“党代表”三个字肩负着多少希望!而当何长工见到王佐的后代时,也是潸然泪下。

1987年,何长工在生命的最后几个月里,曾无限深情地对身边的亲人说:非常想再去看看井冈山,可惜走不动了。临终前何长工嘱咐要把自已的骨灰葬在井冈山,并且希望党和政府有朝一日能给袁文才、王佐塑像,矗立在自已的墓碑旁。

1987年12月,何长工在北京逝世。

何长工的一生,正如毛泽东给他取的名字那样,为党、为人民做了一辈子“长工”。他的战友们撰写了一幅概括他一生的挽联:“胸怀坦荡为国为民,气度豁达能屈能伸”。

根据何长工生前遗愿,何长工的骨灰被安放在井冈山烈士陵园。

今天,在井冈山雕塑园中,何长工作为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创始人之一屹立其中,当之无愧!值得欣慰的是,何长工临终前的遗愿也实现了,袁文才、王佐这两位昔日战友的塑像就矗立在他身旁,与他永远在一起。


上一篇: 张子清师长献盐
下一篇: 蔡德华的笔记本 [返回列表]